东帝汶运动员大爱周星驰 《少林足球》看了15遍

45个国家和地区的孩子们齐聚一村,跨越文化、语言乃至种族的差异,迷恋共同的音乐,追逐相同的明星。行走亚青村,处处感受到流行文化的魅力。看着那些陶醉在流行文化中的年轻面孔,真让人好奇,下一个捕获他们的会是什么?

“15次?不可能吧?”当15岁的东帝汶足球运动员马努尔表达他对《少林足球》的痴迷时,记者真的很难相信。此刻,他和同伴们站在亚洲文化村的香港小屋正在第16遍观看这部周星驰主演的功夫喜剧片。赛场上,这群黑瘦的男孩轻取中国队,但他们却甘愿被这部喜剧俘虏。马努尔的同伴每个人至少看过3遍以上。香港小屋的主人是六合龙池中学的师生,周波老师说,小屋的主打就是香港电影,运动们最喜欢的还是周星驰。

也有比周星驰更出风头的,那就是韩国的鸟叔。只要放“江南style”,就会掀起跳舞小高潮。这首被不少音乐人认为乏善可陈的乐曲,几乎把黑皮肤、黄皮肤、白皮肤的青少年一网打尽。南师附小的李抒禧说,只要播放这首曲子,肯定就会引来一群大哥哥大姐姐跳舞。两位来自蒙古的小姑娘每天都点名播放这首曲子,每次都能在跳舞机上连跳1个多小时,旁边围着一圈各国运动员,个个摇头晃脑地舞动着。“我们的跳舞毯怕撑不久了。”李抒禧很担心。

音乐前奏刚响起,旁边的印度小伙就激动地吹起了口哨,用力挥动荧光棒。“Teenage Dream,我喜欢的歌!”这首中文名为《少年之梦》的歌看来非常流行,旁边巴基斯坦的男孩、背后伊朗的小姑娘,都随着音乐舞动,好像遇上了老朋友。“会唱这些歌,到哪都能找到朋友。”

戴着耳麦,马尔代夫小伙阿布都拉走路都像跳舞,记者问他在听什么。他回答,“亚当·莱文的《日光》。”一天之后,记者问黎巴嫩姑娘琼·珊拉谁是她的偶像,小美女脱口而出,“亚当·莱文!”“最爱《日光》?”“不,他的每一首。”没想到,这位美国歌星的粉丝已经遍布世界。

“美国说唱音乐,西亚男孩最喜欢。”一位卡塔尔教练说,想要让别国的孩子接受你的文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不比办国际大赛、建场馆简单。巴勒斯坦的篮球队帅小伙无一例外都迷恋美国的Rap音乐。日、韩流行文化也很有市场。菲律宾的艾米·罗斯喜欢韩国的李珍基,“他边唱边跳,很有活力。”中国几位壁球小将的偶像同样是李珍基。

印度电影在东南亚也拥有不少小粉丝,包括不少巴斯基坦青少年,菲律宾的瑞恩特爱看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

“JACKY CHEN!”虽然中间经过两位翻译,吉尔吉斯小伙迈那斯才总算听懂了问题,但他脱口而出成龙英文名字的刹那,在场的中国人外国人都听明白了他心中的巨星是谁。不仅成龙,还有叶问,都是这位小伙的偶像。他的教练说,电影《叶问》很卖座,很多吉尔吉斯青年都知道崇拜他。

幸好还有功夫片和功夫明星,要不然中国流行文化被亚洲青少年所了解的还真不多。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Leave A Comment